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阿根廷通过资金漂白法案或用洗钱提振经济

发布时间:2019-10-09 15:18:05

阿根廷通过资金漂白法案 或用洗钱提振经济

5月29日晚,阿根廷。

在多数执政党和联盟的议员支持下,尽管反对党议员极力抗争,但众议院仍然表决通过了总统克里斯蒂娜提出的资金“漂白”法案。参议院在更早的时候就已经表决通过了此法案。

由于阿根廷经济萎靡不振,美元外汇不断外逃出境,政府为了吸引美元留在国内而采取了这一政策。该法案允许拥有未经申报的美元,无论是企业或是个人,在国内或是海外,都可以将这些美元以合法管道进入国家金融体系,并称之为“外币自愿报白”,他们不用交待资金的来源。反对党担心这一法案被不法分子利用,将违法活动的资金“漂白”。

阿根廷经济

到最危险时刻

阿根廷的经济状况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国内财政接近破产,而在国际上的地位是一落千丈。5月29日,阿根廷政府通过法律,允许一切美元资金在阿根廷“安家”,这些资金不会受到任何诘问。官方的理由当然是阿根廷需要硬通货,官方死扛住5比索兑换1美元的汇率,但在黑市上10个比索才能兑换到1美元。

近几个月克里斯蒂娜政府的政策导致阿根廷进出口混乱、物资奇缺,资本大规模外逃,阿根廷的外汇储备减少了20%。但是克里斯蒂娜的主要精力似乎花在了攻击独立媒体上,她不惜花费数百万美元为官方媒体打广告,以达到在舆论上压倒对手的目的。

在对外交往中,阿根廷将巴西、西班牙、美国等贸易盟友一一得罪,政府的反美言辞越来越尖锐,反而和一贯与美国不和的伊朗、委内瑞拉和古巴等国走得很近。不仅如此,阿根廷还成了玻利维亚和秘鲁毒贩将可卡因运往西非的主要中转站。最糟糕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扬言要求阿根廷停止伪造经济数据,不要再掩饰经济即将崩溃的事实。

克里斯蒂娜的救命“良方”——

资本“漂白”

为摆脱困境,克里斯蒂娜想出了一个新招——吸引世界各地的资本到阿根廷的银行“安家”,阿根廷的银行保证一句话都不会多问。

今年4月7日,阿根廷政府宣布推出资本“漂白”计划,希望通过两项财政豁免措施吸纳阿民众存在境内外的闲散资金,甚至包括那些存在“避税天堂”离岸账户中的资本,以此推动房地产和能源业的发展。

阿根廷经济部长洛伦齐诺宣布,这一计划主要针对战略部门的发展,同时着眼于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机会。计划包括两个新的金融工具:一是在新的资本市场法框架下,发行直接与能源发展挂钩的经济发展储蓄债券;另一个是在新的央行章程的框架下,由央行创建一种房地产储蓄凭证。

洛伦齐诺说,经济发展储蓄债券仅限于使用美元购买,个人或企业均可通过银行或券商认购,债券面额分别为100.1万美元和1万美元,每半年付息4%,有效期截至2016年。这一债券将进入资本市场挂牌交易。

阿根廷央行行长德尔蓬特解释,央行将创建的房地产储蓄凭证,仅限于美元储蓄。有意者可在银行开户储蓄美元,由银行向央行申报,储蓄者将会收到一份所有者凭证,并可使用这一凭证购买房产,或者进行建筑和开发等房地产投资,接受这一凭证者将据此凭证在银行收取美元。

阿根廷联邦公共收入管理局局长埃切加赖伊表示,企业和个人均可参与这一计划,“漂白”其4月30日前未申报的资金,无需支付额外税收,也不会受到任何类型的行政或刑事惩罚。

阿政府当天将此法律草案送交国会讨论,通过后,从官方公报颁布之日起,有意者可在3个月内办理相关手续,之后,这些资产必须在2014年4至5月申报2013年度所得税和个人资产税时予以体现。

洛伦齐诺强调,政府推出的这些措施主要针对拥有美元储蓄但却没有申报的人,使他们可以透明和合法地使用这些资金进行投资,同时对其储蓄保值。据纽约储备银行阿根廷办事处2006年发布的一份报告,阿根廷是全球民众拥有美元较多的国家之一,约在400亿美元左右,而阿根廷人在海外的资金是这一数字的3倍,这些体外循环资金大部分未在税务部门申报。

总统身后的智囊团——

“坎波拉主义者”

除了资本“漂白”,克里斯蒂娜还尝试过将大型企业收归国有,为了对抗通胀,她甚至推出国家服装品牌——NyP,但效果都不佳。那么,克里斯蒂娜的这些听上去有些“雷人”的政策究竟出自何方?

这些政策的制定者是一群以救世主自居的年轻顾问,是一群被称作“坎波拉主义者”的政府官员,他们相信自己是变革的一代,他们将帮助阿根廷恢复其应有的国际地位。“坎波拉主义者”的一个领袖是马克西莫·基什内尔——克里斯蒂娜的儿子;另一个领袖为塞西莉亚·纳洪,此人于去年底被任命为阿根廷驻美国大使。

“坎波拉主义者”这个名称来自阿根廷已故总统胡安·多明戈·庇隆和以“庇隆主义”为指导思想的激进左翼武装,这支武装后来成为蒙特内罗游击队。1973年,坎波拉曾经担任了43天的阿根廷总统,他在任期内做的唯一一件大事就是签署特赦令,允许流亡在外的庇隆返国,再次担任总统。

本世纪初,大多数“坎波拉主义者”在激进的政治运动中放弃了自己的主张,因为从2001年开始阿根廷遇到了史无前例的经济危机,国家欠债达到1000亿美元,经济陷入混乱和无序之中。现在的“坎波拉主义”是多种主义的混合物,他们倡导的乌托邦主义政策不仅没让阿根廷重生,反而让这个国家的经济呈自由落体状坠落下去。在马克西莫的支持和克里斯蒂娜的信任下,“坎波拉主义者”已经接管了很多重要的政府收入来源,其中包括阿根廷航空公司。阿根廷航空公司在被重新国有化以来,每天的亏损高达200万美元。

纳洪的导师是阿克塞尔·基希洛夫,基希洛夫的另一个身份是阿根廷航空公司的首席财务官。不仅如此,基希洛夫还主导了2012年将西班牙石油公司YPF收归国有之事,自从被收归国有之后,YPF的产量大幅下降。基希洛夫现在身居阿根廷经济部副部长高位,纳洪也不甘落后,帮助推动将数十亿美元私人养老基金“国有化”,毫无疑问,这笔钱现在也掌握在“坎波拉主义者”手中。

正是在这种对法律和经济规律满不在乎的态度下,阿根廷做出了接纳可疑美元资本“漂白”的决定。今年早些时候,阿根廷国务院指出:“资本‘漂白’的过程,往往伴随着贩毒、腐败、走私违禁品以及偷税漏税等问题,说穿了,就是洗钱。”但克里斯蒂娜政府的诸多高官自身都卷入了洗钱丑闻,其中包括克里斯蒂娜的丈夫——阿根廷前总统基什内尔。

连克里斯蒂娜自己的审计员都表示,对可疑资本敞开大门就是鼓励洗钱,这等于是邀请犯罪集团通过虚拟的公司将自己的非法所得合法化。

今年10月阿根廷将举行至关重要的中期选举,由于腐败丑闻闹得沸沸扬扬,通胀率不断上升,克里斯蒂娜的人气不断下滑,她很可能采取一切手段吸引资金,为自己失败的政策买单,直到选举结束。

乌海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巢湖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廊坊哪家性病医院好
乌海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巢湖治疗阳痿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