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这部大片的玄幻之火重新点燃了蒙古草原

发布时间:2019-04-04 07:56:17

文 |维生素C

如果要问一部关于成吉思汗,或是蒙古草原的影视作品,人们会想到什么?

人们也许会想到风尘仆仆的马队、草原上空辽远的红日、史诗式全景大场面、《成吉思汗》长篇电视连续剧……但是,今天笔者要介绍的这部新片,仿佛与人们的这些料想大不相同。

4月28日,哈斯朝鲁导演的作品《战神纪》在全国各大银幕上映。这部影片的标题,仿佛很难让人将它与蒙古草原联想到一起——但是,这正是导演别有用心之处。在这部影片中,导演作出了将历史剧与玄幻大片相结合的尝试。

在哈斯朝鲁这位蒙古族导演的作品中,存在着一以贯之的民族性书写。取得金爵奖提名的《长调》,和长篇电视连续剧《北方大地》,均探讨了蒙古族在现当代中国社会的处境与发展。

《战神纪》一样也将背景设定于蒙古,但这次他讲述的是一个过去的传说,同时,导演将蒙古族英雄铁木真的故事嵌入了商业玄幻的类型当中,导出了一部与众不同的草原故事。

虽然说是一部玄幻大片,《战神纪》并没有忽视对草原风味的掌控。这部影片由法国著名导演让-雅克·阿诺担任监制,这位导演正是以拍摄草原、动物题材的影片闻名,中法合拍的《狼图腾》正是他的代表作之一。

在《战神纪》中,少年铁木真由广受观众爱好的陈伟霆饰演,胡军、倪大红、巴森等经验丰富的老牌影人搭戏,共同奉献了一部极富玄幻色采的蒙古神话。

影片从少年铁木真的少年时期开始。当铁木真与自己的青梅竹马孛儿帖(林允饰)玩乐的时候,他突然得知自己的父亲死于征战。他自此被母亲独自抚养,在历练中长大成人,得以独当一面,终究来到孛儿帖的部落向她求亲。

而在草原的血雨腥风中,部落首领忽出鲁(胡军饰)不幸身亡,他的爱人朵歹(张歆艺饰)以自己的灵魂为代价,向冥王交换了忽出鲁的生命。

在草原上曾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地狱中的冥王带领鬼兵肆虐各大部落,而孛儿只斤部落的战神赤那与冥王鏖战三天3夜,终究将其赶回冥界。如今,冥王利用自己手中朵歹的灵魂,向忽出鲁要求能够打开地狱之门的地母之血,想要重返人间。

由于朵歹与冥王的交易,得到永久生命的忽出鲁,认定铁木真的爱人孛儿帖就是地母之血的具有者。因而,在铁木真与孛儿帖的新婚之夜,忽出鲁率兵攻打孛儿帖所在的部落。在幕后使者冥王的支使之下,勇士与魔鬼的战役一触即发……

近些年,新的市场浪潮与观众需求深入地影响了主旋律电影的创作,孕育了新型主流大片的诞生。我们开始在《战狼2》、《智取威虎山》等影片中看到具有强大吸引力的个人英雄形象,绚丽的电脑殊效和与商业类型片的杂糅。在这些影片里,我们看到了对主旋律的宏扬与市场价值是可以共存的。

与之相对的是,《塔洛》、《冈仁波齐》等少数民族题材电影,仿佛已以艺术电影的定位与良好的口碑,确立了民族电影较小的市场份额与资本诉求。

《塔洛》

但是,民族电影这1独特类型的市场,是不是能够得到进一步的开辟?在《战神纪》这部影片中,哈斯朝鲁导演鉴戒了新主流大片的思路,试图在商业玄幻的框架中融入对民族主体的确立,这恰是他对民族类型新发展所做出的尝试。

首先,影片通过陈伟霆明星形象的助推,塑造了一个斗志昂扬的少年铁木真。正如哈斯朝鲁导演在访谈中所述,《战神纪》是少有的一部讲述少年时期铁木真故事的影片。

大多数铁木真题材的作品,都为观众们出现了一名历经风霜、挥斥方遒的铁木真。这部影片的与众不同之处就在于,它聚焦于铁木真的成长与爱情。

爱情题材在本片中得到浓墨重彩的刻画,除去铁木真与孛儿帖的爱情故事之外,“反派角色”忽出鲁与朵歹跨越阴阳两界的爱情想必也能给观众留下深入的印象。

在塑造英雄形象的进程中,哈斯朝鲁导演自然地融入了民族主体的书写。吞下双方衣物而结拜的草原汉子、对草原的捍卫、奔腾的骏马都是片中极其重要的元素。具有灵性的蒙古马儿们,乃至在最后与鬼兵的决战中也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

同时,与新主流大片一样,《战神纪》完成了民族电影与商业玄幻类型的杂糅。一望无际的草原与辽阔的天空组成的边疆空间,天然地具有容纳史诗与神话的潜质。在影片中,这1影象空间的特点也在全景镜头中得以体现。

在本片中,观众可以目击历史形象们的神话转世。在历史上曾联合蔑儿乞首领脱黑脱阿共同对抗铁木真的忽出鲁,在本片中摇身一变,成为了冥王的使者,还与朵歹共同上演了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而观众们耳熟能详的成吉思汗,不再弯弓射大雕,而是策马战冥王,被塑造成了一名勇敢的战神。有趣的是,历史上铁木真怕狗的“软肋”,在《战神纪》中也被原汁原味地保存了下来。

固然,作为一次民族电影在类型发展上的一次“试水”,《战神纪》注定有它的不足与缺憾。譬如,笔者认为它在寻觅具体历史与玄幻类型的契合点上,还可以更进一步。换句话说,当历史上的蒙古英雄转世为战神,与身为反派的妖魔展开一场大战的时候,这神魔之战是不是能够得到更加坚实的蒙古历史文化底座?

在《战神纪》中,我们看到身为反派的冥王及鬼兵的造型、与恶魔作灵魂的交易、地狱中熊熊燃烧的冥火,都令我们想起西方神话视阈下的鬼怪。那么,在蒙古神话中,是不是有它自己的反派呢?

就笔者所知,在蒙古编年体史籍《阿拉坦汗传》中,就有名为“拉呼”的魔鬼。在传说中,它甚至与日蚀、月蚀息息相关。这1魔鬼形象完全可以用于《战神纪》的反派塑造当中,创造出对民族神话的全新表达。

出于蒙古族神话对动物形象的高度重视,玄幻改编固然也可以采取动物转世的路径。在《额日亥·莫日根》等蒙古神话中,成为动物仿佛都是由于某种错误。如果出现一群代表“有错误的人”的反派动物集体,想必一定能成为对自然、生命的有趣探问。

当然,在《战神纪》中,我们也看到了动物形象的塑造,铁木真的爱马在剧情中就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笔者也认为,比起排挤的冥王,对动物主题更深度的发掘也许与蒙古民族的文化气质更加贴近。

但是,不得不说,哈斯朝鲁导演在拍了大半辈子民族正剧以后,踏足玄幻题材的尝试是值得肯定的。在《战神纪》中,他仿佛在试图跟上时期的步伐,继续去创造人们脍炙人口的作品。我想,他也会在未来为我们谱写更多与众不同的蒙古故事。

推荐 |“幕味儿”公号有偿向各位电影达人约稿。详情见:求贤

相关Tags:

新生儿消化不良
7个月的宝宝吃什么辅食
新生儿消化不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