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极品相师 115 爱人相见

发布时间:2019-09-25 21:14:16

极品相师 115 爱人相见

一只烧鸡,一只烤鸭,还有一瓶古井贡,紫菱一口沒动,全让唐振东吃进了肚,

唐振东生在海边,对这些海货什么最不感兴趣,味道鲜是鲜,但是有壳有皮,肉还少,吃起來太不爽,不如吃diǎn肉來的省事,一口酒,一口肉,时间不长,唐振东就把这些足够三四个人吃的食物,给干的干干净净,

“今天天气不错。”

“呃,你是这么认为的。”紫菱就坐在宾馆房间的那面巨大的落地窗面前的沙上,看着窗外风起云聚,好像天要下雨了,

唐振东坐在紫菱旁边的沙上,往外看了一眼,“那个下雨天好,我就喜欢下雨。”

唐振东吃饱后

极品相师  115 爱人相见

,心情明显不错,外面乌云笼罩,他竟然説天气不错,看了这心情对天气还是有一定影响的,

“嘻嘻,傻样。”紫菱掩嘴偷笑,

晚上,唐振东陪着紫菱聊了一晚上天,唐振东喝了一大壶茶,紫菱喝了两杯咖啡,不过最后她还是扛不住了,歪倒在沙上,

唐振东见紫菱睡着后,把她拦腰抱起,放到床上,盖上被子,自己则看着窗外的哗啦啦的大雨,

他的精神透过玻璃幕墙,延伸到了雨中,浑身的精神一震,仿佛自己已经穿透这厚厚的玻璃幕墙,不断的向外延伸,他想看看自己的精神到底能延伸到多远的距离,

冰冷的雨水,打在唐振东的精神上,同时也好像淋在他的身体上,

冰冷的感觉,唐振东的精神仿佛被浸湿,不断的向下坠去,渐渐有些控制不住的趋势,唐振东再也敢让精神继续往外扩散,同时在一转念间,把精神往回收,

但是这雨水似乎对精神有很强的阻隔作用,而且唐振东也似乎从來沒把精神放这么远,他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把自己外放的精神收回來后,这才精疲力尽的坐在地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紫菱等人依旧跑证监会,唐振东则在傍晚的时候返回澳门,因为于清影等人已经到了,只不过在特区界外,正在办理入澳手续,不过由于运输的是活物,所以这手续办理起來有些麻烦,

唐振东在船上的时候就直接给何鸿深打了,何鸿深一个,就顺利通关,等唐振东下了船,打车到了何鸿深的普京大赌场大门的时候,乌压压一群人等在赌场旁边,

“小唐。”

“老叶哥,嫂子。”唐振东跟老叶跟黄秀琴打了个招呼,老叶上前一步,在唐振东肩膀上捶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

“东哥。”王猛哈哈大笑,

“师父。”白明,小五,小六,还有耗子,等老叶都跟唐振东打完招呼后,才齐齐的喊了声师父,

“我的天,你们怎么都來了。”唐振东本以为只有四五个來的就不少了,结果沒想到,这些人全部都來了,

“哈哈,师父,我们都沒來过港澳,正好过來看看,哈哈。”白明嬉皮笑脸的説道,

“好吧,來就來了吧。”唐振东无奈的叹气道,

唐振东叹气的时候,却看到一旁的于清影,并沒有上前与自己説话,唐振东知道于清影是脸皮嫩,不好意思跟这些人抢自己,而自己也不能在老叶,徒弟们纷纷跟自己打招呼的时候,过來招呼于清影,都打完招呼了,唐振东心中一热,一步跨过去,猛的抱住于清影,“清影。”

“阿东。”于清影不知不觉间把对唐振东称呼改了,她眼中的泪珠在唐振东抱住她的一霎那,眼眶再也拦不住那夺眶而出的泪水,

“好。”唐振东环住于清影的腰,于清影紧紧的回抱,唐振东俯在于清影耳边説,“我爱你。”

“我也爱你。”

“好了,好了,你们小两口就别在这里羡慕我们了,呵呵。”何鸿深在一旁笑道,

于清影听到声音,想逃开,不过腰部却被唐振东抱得紧紧,想脱身也脱不出去,她低声道,“放手,有人呢。”

唐振东又足足抱了于清影十几秒钟,才放开手,对何老拱手谢道,“谢谢何老。”

“不用客气,你那匹马我看到了,果然是好马,不枉我帮你破了一次马会的惯例。”何鸿深哈哈大笑,虽然火云來的时候,兽医才刚刚给火云解了麻药,但是这麻药劲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过的,但是何鸿深有眼力,他自然一眼就能够看出火云的不凡,身高腿长,脖颈有力,这一看是好马的特征,即使火云身有麻药的药性,但是仍然掩饰不住好马的特征,

“这几天,让马好好的休息休息,适当的加些适应性的训练,争取在比赛的时候能让马挥最好成绩。”

“好的,谢谢何老,哈哈,还要借用你的马场和草料。”唐振东对何鸿深是真心的感谢,虽然他也帮过何鸿深不少,但是一是一,二是二,

“好,你们先聊着,我去赌场转转去了。”何鸿深笑着走了,

唐振东一挥手,“好,走,咱们去看看火云,这次就要靠火云带我们家致富了。”

于清影紧紧跟在唐振东身后,仿佛怕他走丢了一样,唐振东一手抓过于清影的手,跟她十指相扣,

唐振东看到干净整洁马舍里的火云时候,多少有些不忍心,因为火云比自己在草原上遇到它的时候瘦多了,在蒙古大草原的火云,意气风,带领数千匹野马,纵情奔腾,狂傲不羁,但是此时的它,模样非常萎顿,不过火云看到唐振东的时候,明显的眼睛一亮,然后整个身子一抖,显得精神焕,“嘶嘶嘶”火云不断的打着响鼻,显然是唐振东的到來,让火云很是兴奋,

马跟够一样,一旦认了主,就轻易不会背离,唐振东在大草原上跟火云并肩作战,一同历险,而且力量极大,把火云制服的服服帖帖,

火云本想跃出这马圈,但是何鸿深马棚的这缰绳却是生牛皮绞成,非常结实,挣不脱,这大概也有火云身受麻药之故,唐振东紧走几步,抱住从木栏上伸出的马头,

“老伙计,咱们又见面了。”

“嘶嘶嘶。”火云像是能听懂唐振东的话似的,

“自从我把你带回海城后,你也沒纵情跑过,这次咱们一起并肩作战,把那些狗屁马,都远远的落到后面。”

“嘶嘶。”

一人一马如此和谐,仿佛在对话似的,看的一旁的兽医也非常惊讶,有些动物非常有灵性的,虽然听不懂彼此的语言,但是却能用心交流,不过这种人与马交流的场面,他还是第一次见,

最后,唐振东拍拍火云粗壮的颈部,“行了,老伙计,你旅途劳顿,早diǎn休息吧,明天我再來看你。”

“嘶嘶”火云用头直拱唐振东,似是不让他走,

唐振东苦笑了一下,用手一指于清影,“今天媳妇來了,要不然我就陪你睡了。”

唐振东这么一説,火云才不蹭唐振东,

“你们定好酒店了吗。”唐振东问道,

“恩,刚才的何老已经给我们安排了,説是在普京大酒店,让我们直接去就行。”老叶説道,

“对了,东哥,刚才那位真是被称为澳门赌王的何鸿深何老吗。”王猛这话一直憋着,此刻听到老叶説起何老,他才问出口,

“恩,难道澳门还能有两个何老吗。”唐振东淡淡的反问道,

“啊,我的妈呀,他真是赌王啊,太不可思议了,我竟然跟世界级的大佬説过话,我,我,白明,你掐掐我,看我是不是在做梦。”王猛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他一个海城这样中小城市的小混混头,何曾想过自己竟然会跟何鸿深这样的江湖大佬説话,

“啊,赌王人真和蔼啊,还跟我説话了呢。”白明那股的去掐王猛,他自己也陷入激动疯狂中,

不光是白明和王猛,小五,小六,都一样的激动,他们一直从來到澳门后,就被接到了普京大赌场,然后就看到了何鸿深,虽然何鸿深岁数够大,但是他们却一直以为这是什么管家什么的,怎么也不会想到是何鸿深亲自迎接的他们,还带他们到马舍,亲自把马送过去,赌王怎么会做这种事,

所以,大家尽管很多人都听説普京大赌场是何鸿深的的,但是却沒认为眼前这个老头就是何鸿深本人,

何鸿深人非常低调,并不像李家诚那么经常见诸于报端媒体,所以见过何鸿深的人不多,认不出來他,也在情理之中,

“行了,你们也别花痴了,赌王也是人,也沒有三头六臂,更不是大熊猫,至于这么惊奇吗。”

唐振东一喝,制止了徒弟们的痴,“你们都吃饭了沒。”

“吃了,不过还想喝diǎn酒。”王猛哈哈大笑,他们在路上早就计划好了,等见到了唐振东一定要给他灌醉,

“那好,走,咱们再去大吃一顿,大喝一场。”唐振东见到这么些老朋友也很高兴,他握着于清影的手,登上了路虎,剩下的人坐不了,赌王还特意安排了一辆奔驰给唐振东等人使用,

赣州牛皮癣
赣州牛皮癣医院
赣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赣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赣州牛皮癣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