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外婆的澎湖湾原唱去世1989年上春晚红遍

发布时间:2018-11-05 10:01:52

"外婆的澎湖湾"原唱去世 1989年上春晚红遍中国

“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还有一位老船长”,无论你有没有看过1989年的央视春晚,这几句来自台湾民谣歌曲《外婆的澎湖湾》中琅琅上口的歌词都留存在无数内地歌迷的脑海中,而它的原唱者潘安邦细腻感性的嗓音也如同清风拂面。然而就在昨日上午,潘安邦却因为胰脏癌发作在台北去世,年仅52岁。

死因连报错曾是“玻璃人”

昨天,台湾媒体首先报道了潘安邦去世的消息。不过在首次发布的中,媒体称潘安邦是因为突发心脏病在家中猝死。然而在稍后不久,媒体立刻更正,称潘安邦真实的死因是因为胰脏癌,而病逝的地点也不是在家中,而是在台北长庚医院,临走前,潘安邦的亲友家属都在身旁。与此同时,还有媒体却称潘安邦是因为肾脏癌引发肾衰竭离世的。

之所以连台湾媒体对潘安邦的死因都“以讹传讹”,是因为近年来潘的深居简出。 2001年,潘安邦在新加坡表演时在饭店浴室滑倒,之后送医急救4次,却屡屡被误诊为胃溃疡、肌肉拉伤等,当时除了不能唱歌,连笑都觉得困难。在回到台湾之后,经医生诊断是主动脉剥离,一度成了不能大笑大动的“玻璃人”。

在恢复了几年后,潘安邦曾经来到内地发展,之后2007年在上电台时突然感到身体不适被紧急送医,做了心脏病手术后方才康复。

1989年上春晚红遍中国

大部分的内地歌迷了解潘安邦是通过1989年的春节联欢晚会。当年年轻儒雅的潘安邦在晚会上以《外婆的澎湖湾》和《跟着感觉走》两首歌曲红遍大江南北,也让台湾校园民谣的魅力充分在内地得到释放。

可以说,潘安邦的歌伴随着五十、六十、七十年代出生的人成长、沉浮。他的唱腔深情婉转,扣人心弦,其经典歌曲包括《外婆的澎湖湾》、《聚散两依依》、《乡间小路》、《爸爸的草鞋》、《思念总在分手后》等。 2011年潘安邦加盟点时唱片,他的许多经典之作至今仍耳熟能详,并与费玉清唱“小调”歌曲并称“双雄”。

《外婆的澎湖湾》首唱给外婆

许多人并不知道,《外婆的澎湖湾》诞生以后,第一个听众真的就是潘安邦的外婆。

1979年,潘安邦结识了台湾著名的音乐人叶佳修。潘安邦向叶佳修讲述了与澎湖的外婆的浓浓亲情,叶佳修有感而发创作了《外婆的澎湖湾》。

据悉,潘安邦的外婆生活在一个名叫“金龙头眷村”的村庄。熟悉台湾历史的人都知道,但凡眷村总会有着浓浓的乡愁与亲情,潘安邦从小就对外婆感情深厚,每天都陪着外婆干活、说话,而“直到夜色,吞没我俩在回家的路上”也是潘安邦每天和外婆手挽着手在海边看夕阳的场景的真实写照。

歌曲诞生后的当天,潘安邦就用公用打给外婆。在一次公开场合他曾说,当时他在里唱这首歌,那一头完全没有任何声音,可是他可以感觉到外婆在啜泣、在流泪。在外婆去世之后近15年时间里,潘安邦都没有再公开演唱这首歌。

婚姻美满令人羡慕

潘安邦在事业巅峰的时候选择激流勇退,在1993年宣布退出歌坛,到美国开启成衣生意,娶了王志翔做妻子,王志翔之后成了台湾电视节目主持人,而潘安邦则一直到2000年后才重出歌坛。

潘一生和王志翔情牵多年,王志翔曾说:“我这一生,一半以上都和安邦在一起,如果他死了,我不知道怎么活下去。 ”王志翔认识潘安邦时,只有20岁,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读书,当时的经纪人夏玉顺要潘安邦好好把握这个好女孩,两人因而相恋3年半后结婚。

据了解,潘安邦除了歌唱事业成功,在老婆眼中更是个好男人,不抽烟、不喝酒、每天运动一个小时,认真工作,做成衣要求完美,事业越来越好。潘安邦2001年回到舞台上,但在表演时,只是在饭店滑了一跤,竟成了不能笑、不能生气、不能坐飞机的玻璃人,也为王志翔带来冲击。王志翔陪伴潘安邦力抗病魔,但没想到12年后,潘安邦还是比她早一步离开人世间。

老去的民歌运动

虽然《外婆的澎湖湾》至今仍在传唱,虽然我们仍把罗大佑奉为华语流行乐坛开山鼻祖式的人物,但回首这些“民歌时代”的歌者,都已步入知天命甚至花甲之年,不可挽回地老去。而他们标志的那个时代,即便在发源地台湾,也早被有了八块腹肌的周杰伦和拼命练体操的蔡依林们所取代,令人唏嘘的同时,也感叹华语乐坛与日俱增的恶趣味。

上世纪70年代,当时部分音乐人不再满足于从日本演歌等形式演变而来的台湾旧式国语歌,灯红酒绿、浪子心声的靡靡之音也不再符合人们希望参与社会、改变社会的企图心。音乐人开始倡导“唱自己的歌”,民歌运动发端于此。

1975年6月6日,杨弦和胡德夫二人在台北举办了 “中国现代民歌之夜”演唱会。会上所推出的几首新作均被收录于杨弦的首张专辑《中国现代民歌集》中,这张专辑正式标志着台湾民歌运动的开端。

在这之后,1977年到1980年,当时民歌运动中占据重要地位的新格唱片发起举办了四届金韵奖民歌大赛。正是这四届金韵奖民歌赛,让民歌运动从一小部分音乐人的摇旗呐喊变成了拥有广泛参与度、新人新作不断涌现的中坚力量。 “草地上三三两两的年轻人抱着吉它轻声弹唱”,成为七十年代末台湾校园中的一个缩影。《再别康桥》、《雨中即景》、《阿美、阿美》、《兰花草》、《南屏晚钟》等歌曲,都曾在校园中风靡一时。

进入到80年代后,台湾的流行音乐出现了另一种完全不同的风格,那就是以罗大佑和苏芮为代表的黑色运动。尤其是罗大佑,从1982年的首张专辑《之乎者也》开始,罗大佑的音乐摆脱了以往民歌作品风花雪月的刻板语言,以现实社会中现代文明对传统文化的冲击为题材,开创了批判写实作品的先河。而大量运用西洋摇滚的表现形式,也让罗大佑的音乐更具备听觉上的杀伤力。

严格意义上来说,民歌运动在经历了7年左右的发展后,被自身的局限和风格的单一限制走向了尾声。而由李寿全、苏来、靳铁章、许乃胜、蔡琴、李健复所组建的“天水乐集”工作室发表的《柴拉可汗》和《一千个春天》也被认为是民歌运动末期最后的巨制。

民歌运动虽然不是发展在内地,但民歌运动中诞生的作品却在内地有着广泛的传播与影响力。很多70后、80后的流行音乐启蒙都是来自于民歌运动的歌曲。不过正如如今的流行音乐是服务于90后甚至00后的年轻一代,曾经陪伴着70后、80后共同成长的这些歌曲背后的歌者如今也几乎已经淡出歌坛。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离开人世,另一些从此不再唱歌,而如同罗大佑,虽然依旧活跃,却已经走下神坛,不得已地向着这个现实而冷漠的世界低下头颅。而这也不得不让人感叹,纵使再美好,也会有逝去的一天,只有当你漫不经心时忽然脑海里浮现起那段熟悉而古老的旋律,你才会相信但凡经过必留下足迹。 (韩垒)

高温津贴数年未涨 尴尬了谁

直隶巴人的原贴: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X光机
无缝方管生产厂家
塑料托盘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