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笑忘缘

发布时间:2019-10-12 17:55:14

摘要:竟是一名穿着干净利落的红色男装的少女,只有那皓如月貌的容颜是掩饰不住的绝美传奇。 云风渐渐此消彼长蔓延天际的残影,梦在呼吸,那于翠嫩草丛中四下探望的鸣虫,动了动纤细灵捷的触须,僵在一片覆盖过来了的巨大阴影里。奋力一跃,闪过了那啄入地面的贪婪的尖口。原来是一只羽丰毛盈的子鸡,没有偷袭成功,反而自己把自己困在了土壤之中,挣不出来,双翅扑动。

正百无聊赖地看着这场戏的人,打了个醉嗝。拨开草丛放了那鸣虫一条去路,待鸣虫飞远了,他上前一把抓住鸡翅,而那只鸡则乖乖地被他抓了起来。只听他笑道,正愁没有下酒菜呢。

那只鸡以大鹏展翅的姿势,僵在了他的魔爪里,惊恐的眼泪流个不停。他则一笑,一把把子鸡扔向空中。自嘲一句,自己吃烤鸡已经吃腻了。那只子鸡则扑腾着双翼,时高时低,晕头转向地飞远了。

而他,叹了口气。钱都已经吃光了,现在的他连个住所都找不到。

正当他找了块还算平整的石台,往上一躺的时候,被什么一硌,立即吃痛跳了起来。从背上探到一包真正的银子来,这包装的外围是明亮的桃一般的锦缎,上好的料子。他则皱起眉头,冷冷地苦笑,站起身来,晃晃悠悠朝城中的客栈就走。完全没动过这天降之财,只想寻一寻来路。

城中唯一的也是最精致的,就是泰来客栈了。即使在夜色中,也还能看见其巧质壮观的轮廓。见夜已来到了,刚好赶上店小二关大门了,还没上锁,门就突然洞开了。店小二翻了两个跟头才站定下来,只见门口伫立着一名高大的醉汉,冲着他伸出大拇指,嚷嚷道:好身手!

只听那店小二哼了一声,走到一旁瞪着他。

掌柜的的脚步声,比想像中轻盈。似乎,不是男子。听见风中香味在歌唱,却是自来香不是胭脂,似乎,年纪不大。一下子闪到了他跟前,把他的一只胳膊扭到了背上,再一条腿一绊,他就啃起那泥浆来。

似乎,武功不差。

你就是来踢馆的么?掌柜的模样在那通彻的月光下呈现出来,竟是一名穿着干净利落的红色男装的少女,只有那皓如月貌的容颜是掩饰不住的绝美传奇。他叹了口气,摇摇头,正要说什么,身后传来了一声清脆的笑,一道影痕在他肩上轻轻一点,飞身落在他眼前。

我才是。这桃衣少女淡淡地如是说。话音刚落,她就瞪起了一双轮廓漂亮的珠眸,指着他手中的钱袋怒喝,大骂他是贼。他听了这话,酒意消散了不少,怒上心头,可最终只化为了一个酒嗝。

谁让他,一喝酒就武功全失呢。

桃衣少女一把把他丢了出去,栽倒在溪水里,像淋了雨般透湿。两名各有千秋的美丽少女先于大战之前互通姓名,彼此行起礼来。

子夜。那掌柜的漠然地伫立在风声之间,她的手掠过空中的凉意,将悠长的青丝牢牢扎好,她的目光会摄魂一样。明霜,那桃衣少女浅浅地顽皮的一笑,空中都因她变得活跃香甜。两人武功都不弱,架势攻防皆备。静止了片刻,风中盛开出百丈痕光,交织,坠落,碰撞,破灭,凋零的尘埃似雨落下。

也不知过了多久,硝烟四溢。地上,刹那滴落一朵血花。

对峙的两人之间,竟伫立着一名容貌妖异的红袍男子。看了看明霜,方才把目光转向子夜,声音幽然而狰狞,问她可是子昼的妹妹。子夜看着他,随即跪倒在地,地面又开出几朵小花来。她苦涩地冷笑,捂住了手臂上的伤口,幽幽问他,可是为了他们家祖传的价值连城的夜光石而来。

见那红袍男子狞笑着点点头,子夜也是一道冷笑。然后纤指指向了明霜,说他该问明霜要去,明霜才是那个盗走了夜光石的踢馆者。

明霜愣住了。红袍男愣住了。店小二已经昏过去了。见红袍男凶狠狠地瞪着她,明霜欲哭无泪,说她见那石头完全不发光,还以为是假的,才把那石头丢了,回来找子夜算账。所有的人听到这里,嘴巴再也合不上了。这时,有人远远地发出一阵幸灾乐祸的狂声大笑来,月光中现出一道高大挺拔的痕影。

竟是他,也就是江湖排名第十位的剑月,全名为王剑月。

原来,他倒伏着的泥泞与泉水交织中,竟有解酒的药草。

而那红袍男,貌似,好像是在第二十八位吧。只看到这红袍男往后一闪身,一下子遁向远方的暗影之中,几乎无痕了。剑月则随手一枚石头,打得他远远地落到了湖里。只一下,就分出了胜负,惨叫声变成了喝水声。

对于剑月而言,却还是郁闷百般。

要知道,今次是他的未婚妻第十次逃婚了。一哭二闹三上吊都不能留住她的芳心,他已决定放手了。缓缓走到两名少女面前,把手中的那与明霜衣衫一样颜色的钱包还给她。两名少女也这才看清他那俊美的容颜,一下子心跳雀跃起来,情愫流淌着,含羞低头不敢再看他。

她们都忘了,他一天可以喝几十坛酒,吃十桌子的菜,馒头,汤,水果。没有他吃不下的,只有被他吃空了的。而且一旦喝醉,他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只怕到时候要和他一起啃泥了。但也不知为何,她们忽然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

见他转身就走,两名少女齐声问他要去哪。

他则苦笑,当然是去找那价值连城的宝石!

子夜则喊住他,决绝地凝视着他,说:如果我们十天里不被你甩掉,你就要娶我们!剑月一听,骇得下巴落到了地上,见她们不像在开玩笑,转身就一路狂飙。他不知道,这两名少女虽武功不高,轻功可比他还好。

共 194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象是一个长篇的开头,又不知所言何物,或者说,不知所言何物,又象是一个长篇的开头。总之是说,意思不甚明了。但看语言,颇似金秋送爽,有铮铮金属之声,权当发现新大陆,看它何往。【编辑 云台文经】

昆明白癜风医院
唐山男科医院哪家好
成都治疗白癜风医院
昆明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唐山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