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看守所里的股东大会

发布时间:2019-09-13 01:37:19

  核心提示: 陕西省榆林市素来以煤炭资源丰富著称,被誉为未来的能源之都。而作为“黑金”的煤炭往往又是金钱、权谋明争暗斗的“污秽之物”。

  陕西省榆林市素来以煤炭资源丰富著称,被誉为未来的能源之都。而作为 黑金 的煤炭往往又是金钱、权谋明争暗斗的 污秽之物 。榆林市横山县胜凯煤矿因一次扩大产能的申请,不料却上演了一场事关产权、高利贷、政府权力寻租的利益博弈大戏。胜凯煤矿的种种怪象之后到底有何隐情.....

  利益置换却成 白手套

  胜凯煤矿位于榆林市横山县,由横山县胜凯煤业有限公司运营。该煤矿年产量45万吨。因国家政策鼓励,胜凯煤矿董事会商讨决议,欲将煤矿产能提升到60万吨。

  2012年8月2日,胜凯煤矿董事长王耀斌和法人代表郑吉峰委托监事长高冲天全权负责公司煤矿产能整合事宜。高冲天得到授权后便开始着手展开工作。而此时的背景是,在矿区扩建中,手续审批和土地征用等环节用度过大,加之矿上资金紧张。高冲天手头可支配资金已经捉襟见肘。

  于是,高冲天私自决定以公司名义向榆林市海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高海军借款 00万元。这么大一笔借款,光凭私人关系,高冲天是无能为力的。所以,高冲天在向高海军借款时承诺,在煤矿整合中,矿区扩建约1.7亿工程全部由海峰建筑公司承建。

  高海军手中 00万的借条

  高海军听闻此事,感觉有利可图,为了得到这个亿万工程,成事心切的他,便向高冲天出借了 00万元,约定利息2分。而彼时,高海军手上并无 00万现款,出借给高冲天的是,高海军向小额信贷公司以 分利息借出来的。

  高冲天借款成功后,也不忘自己的诺言,在借条下方及背面写上将1.7亿工程承包给高海军等内容,最后由高冲天盖上了胜凯公司的公章。高海军自借款日起(2012年8月10日),就开始购买工程设备,招聘人员。最终,高海军准备的万事俱备,只欠开工的 东风 ,而这 东风 吹的却颇具挫折。

  了解到,201 年2月5日,陕西省煤炭生产安全监督局对胜凯公司的《煤矿煤炭资源整合实施方案开采设计变更》进行了批复;201 年 月5日,陕西省煤炭局【201 】2 号文件也批复了胜凯煤矿将年产值45万吨变为60万吨,并经榆林市煤炭局转发。

  陕西省煤炭生产安全监督管理局关于胜凯煤矿整合的批复

  高海军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卯足了劲准备大干一场。可是,胜凯煤矿却迟迟没有要开工的迹象。高海军便开始犯迷糊,多次询问高冲天开工时间,但却总被告知 再等等 。

  高海军就这样等了一年,无奈之下,高海军只好把事先招聘的管理人员解雇,并支付100多万元的工资。最后,高冲天告诉高海军,股东之间出现矛盾,省煤炭局的批复被王耀斌申请撤销,矿区扩建工程就此搁置。

  同室操戈 股东蒙受巨大损失

  高海军一看工程项目灭失,自己又亏了这么多钱。于是,向高冲天提出偿还 00万元本金和利息。

  但高冲天认为这笔钱是公司借的,借条上盖有公司的印章,应由公司偿还。而董事长王耀斌却拒绝还款,理由是这笔借款是高冲天个人借的。高海军咨询律师认为,借条上盖有公司印章,借款也用于公司业务,这笔款应该由公司偿还。

  高海军为此还找过横山县政府,领导给他的答复是走 司法程序 。但是,据高海军了解,王耀斌在横山县背景复杂,走司法程序更是成本高昂。就这样,双方互相扯皮,高海军又往返奔波一年,账期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债台高筑,高海军的压力也与日俱增。

  他以 00万 分利息从小贷公司贷出那天算起,前后已欠债大约1 00多万元。高海军从商三十多年,从没栽过这么大跟头,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煤矿整合升级本是件好事,省煤炭局的批复为何会被申请撤销。

  从相关渠道得知,201 年4月底,现任胜凯煤矿董事长王耀斌在未经公司股东会议研究的情况下,擅自冒用公司的名义给横山县煤炭局打了报告,要求撤销陕西省煤炭局的2 号文件。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次撤销批复的报告是横山县政府原分管煤矿的副县长王乃彪负责的。

  胜凯煤矿法人代表郑吉峰及股东得到这个消息后无不惊愕。于是,向榆林市能源局反映了情况,并出具了横胜煤字【201 】02号文件《关于我公司股东王耀斌私自冒用公司名义违规呈报公司报告的情况反映》称, 本公司股东王耀斌擅自冒用公司的名义要求撤销陕煤局复【201 】2 号文件问题向规贵局予以举报。

  由于王耀斌擅自申请撤销整合煤矿,董事长王耀斌和法人代表郑吉峰之间的矛盾也就暴露无遗。

  对此,为何申请撤销批复,本社驻陕西站于201 年5月2日向榆林市能源局发函,询问为何撤销陕煤局复【201 】2 号文件,但未得到回复。

  股东变更频现政府 魅影

  201 年10月,王耀斌举报郑吉峰私刻公章,用假公章与村民签订土地征用协议。横山县公安局经侦大队立案侦查,并将郑吉峰关进了横山看守所。

  2014年 月2 日,本社采访了已被释放的郑吉峰。他告诉, 胜凯煤矿本是两个小煤矿合并出来的,股东也是由两家人马组成。所以股东也是两派。煤矿整合后,双方约定王耀斌是董事长,我是法人代表。但王耀斌喜欢一言堂的行事风格。多次让我让出股权,我没有同意,然后就龃龉不断,直到举报我私刻公章被抓。

  此外,郑吉峰还表示,在看守所期间,多次被人找去谈话,目的就是让其让出法人资格和股权。最后, 他们把股东大会开在了横山县看守所的会议室,我戴着手铐参加股东大会。大会讨论的也是我的法人代表资格和股权出让事宜。我始终没有做出让步。

  郑吉峰的儿子郑小奇对此补充道,当时他在会议现场,参加会议人员有王耀斌、胡振玉、雷子卿、白小文、雷子培、雷子玉、陈伟、张文义、郑山、王斌(律师)、郑吉锋等人。同时,郑小奇还出示了几张拍摄的会议现场照片。

  胜凯煤矿股东在横山县看守所会议室开股东会

  横山县看守所会议室

  横山县看守所会议室

  此后不久,郑吉峰便从横山县看守所转移到了清涧县看守所,在清涧县看守所羁押期间,横山县公安局、煤炭局、公证处等办案人员和工作组成员以及王耀斌、高培宏都给郑吉峰做思想工作, 司马昭之心 更是表露无遗。

  而最终,郑吉峰还是示弱了,郑吉峰无奈的向诉说了他屈从的经历 他们承诺只要我让出法人代表资格我就可以得到自由,我在监狱里承受不了压力,就同意把法人代表资格转给了郑山。但后来情况鬼变,法人代表竟然变成了高培宏。

  从横山县看守所了解到,犯罪嫌疑人在看守所被羁押期间只有律师才能探访,连家属都不允许见面,为何在看守所可以开股东大会呢?

  2014年8月29日,分别到横山县公安局和县政府,对此双方都以不在工作范围内拒绝置评。

  次日上午,采访到了现任胜凯公司的法人代表高培宏。高培宏对此解释称,由于王耀斌、郑吉峰矛盾突出,政府找了我做这个法人代表。

  县政府既然表明不负责股东内部矛盾,为何指定新的法人代表代替原来法人代表呢?这背后隐藏着什么?本社将会继续关注。

租房资讯
智能
电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